新万博

您的当前位置:新万博 > 行业动态 >

新万博行业动态
200家服装工厂的柔性生产革命中国制造的重大变
发布时间:2019-05-08 06:15 编辑:新万博

   

  毕胜知道,工业互联网是继消费互联网之后全球新一轮重大历史机遇。而柔性生产是工业互联网的“七寸”。他用C2M平台模式作引线。也许,自己孤注一掷的一小步,能启动中国制造向前一大步,困难时,他用这句话给自己力量。

  何谓C2M模式?C指消费者,M指给大牌代工的制造商,毕胜创立的必要就是要把两者连接起来,在把销售渠道给M端的同时,把C端数据也同步给了它,这样既打通了制造商长期代工难以创立自主品牌的痛点,又破解了它无法直接触达消费者的难点。

  更重要的是,C端数据会倒逼M端对生产线进行柔性化改造,柔性革命由从引发。这恰好也是国际大牌梦寐以求的,它顺应了市场需求。

  从亚洲最大牛仔裤制造商宝发纺织服饰的园区向东驱车一小时,是格力电器总部。“我们隔壁是格力电器”,宝发产品总监罗洪伟总是这样介绍,他羡慕的是格力的品牌力量。

  钟永强是宝发的董事长,1992年创业,2005年将工厂从澳门迁至广东江门,占地150亩的园区支撑着Calvin Klein、Diesel、Levis等知名品牌的牛仔裤生产。他一直尝试推出自己的品牌,先是线家线下店,结果都以失败告终。

  2015年,以C2M模式创新的必要商城刚创立不到一年,创始人毕胜邀请钟永强在必要商城上开店。“大牌品质、工厂价格”是必要的招牌语,也是吸引钟永强的地方。他推出了Timeable品牌,成为首批入驻必要商城的4家工厂之一。

  钟永强很快就体会到了不同。以往为大品牌代工时,他们只管生产,现在他们不仅要根据中国消费者的身形生产牛仔裤,还要不断打造爆款。“我们从未像现在这样真切地嗅到消费者的气息。”罗洪伟说。

  2018年,宝发在必要商城上的销售额达3000多万元,虽然在6亿元总营收中占比很小,但自2015年以来每年增长都超过20%。

  目前,必要商城的商品共涉及25个行业,其中不少行业有个共同点,就是生产端与消费端之间环节多,利润大头被中间环节拿走。所以,必要商城合伙人成建勇选择行业和合作工厂时,关键要看可消除中间环节有多大,因为这决定着制造商和消费者的获利空间。

  眼镜行业极为典型。眼镜店里,一副近视眼镜要上千块钱,严重偏离成本。因为价高,很多人不定期验光,配镜频率低。2015年初,毕胜找到视悦光学,邀其入驻必要商城。视悦光学是全球最大眼镜公司法国依视路的镜片提供商,所在地江苏丹阳是中国镜片之都,全球50%、中国80%的镜片都出自这里。

  做惯了代工的视悦对此并不感冒,最终毕胜的一遍遍地来访,打动了视悦80后“少东家”王翔宇。他们联手成立了必看科技,为必要客户创立“必然”品牌。

  “必然”近视镜在必要上只卖169元,但若在眼镜店里得卖到600元以上,若贴牌售价则超过2000元,但它们都是视悦生产的,成本质量是一样的。

  因质优价低,必看增长快速。2018年,必看在必要上的页面转化率已升至10%,复购率达48%,销售收入突破4000万,占视悦总营收的8%,今年预计能达到8000万元。必看CEO王盼盼说,短短4年,必看的销售额已经和 千叶眼镜比肩,后者成立于1992年,是西南地区最大的连锁眼镜店,拥有300多家实体店。

  与视悦不同,不少行业对接必要订单需要对生产线进行柔性化改造,这对于习惯于大批量订单的制造商来说无异于一场革命。

  其实,在必要诞生之时,消费需求个性化小批量已方兴未艾。2015年,钟永强就发现,大牌订单总量没有少,但订单却越来越小——10万件的大单不见踪影,3000件已算大单,更多的是几百件甚至更小的订单,“小单快返”成为为趋势。

  被电商浸润过的毕胜更加敏锐。小单快返,最直接的挑战是如何处理库存,当品牌商把库存压力往上传导时,生产端有没有办法消灭库存?

  先生产后销售,库存无法避免;但反过来,先有订单再生产,即C2M模式,能够实现零库存。想清楚后,2014年,毕胜卖掉B2C的电商公司,创办了以C2M为模式的新型电商平台必要商城。

  毕胜的算盘是,必要以低交易佣金吸引大牌代工厂入驻,用大牌代工厂的制造品质吸引消费升级人群下单,再将必要上的订单精准传递给制造工厂以销定产,帮助其消灭库存,三全其美。

  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毕胜花17个月、飞行数十万公里、喝掉几百斤白酒后,才招揽来第一批4家制造商入驻。

  入驻之后的挑战更大。毕胜和代工厂需要的面对的是,如何从一次接一两万件订单,用一两个月去生产的习惯转变成在必要上接一次三五十件订单,几天内做完的模式?

  宝发开始实验。好在他们2005年就上了ERP系统,稍作调整就可以与必要商城的后台数据打通,据此实时调整生产任务。但是,当订单不断变小时,如何防止因规模效益下降导致成本上升?

  聪明的钟永强没有花大钱去进行智能化升级,而是靠柔性化生产线来拿捏柔性化和标准化间平衡的分寸。比如,他把原来80人一组、100米长的一字形生产线米周长的U字形生产线,这样总工序没变化,工人从做一道工序变在做四道工序,生产成本大幅降低。

  汉帛总裁高敏是80后,曾在美国留学六年、香港工作两年,2011年父亲去世后回杭州接手家族生意。2016年,高敏决定与必要合作,柔性化生产的硬仗随即而来。

  以往和H&M、Zara、MaxMara等大牌合作,汉帛的订单交货期多在一个半月到三个月,必要上的订单交货周期是7到10天,且每天都要收集新订单来定产。汉帛的产品为连衣裙、外套、夹克,光版型就有H型、X型、A型等十几种,多变的版型 、细小的订单,柔性生产的挑战显而易见。

  “没人愿意做厂长,我就自己来。”汉帛集团负责智能制造业务的吴桥辉回忆,“每个月都有班组长提离职,新的工作方式实在让人崩溃。”

  “柔性能力的关键在人,否则再高大上的设备也没用。”高敏说。柔性生产其实是流程再造,人、机(器)、物(料)重新组合。传统产线上,机器和工人的位置固定,每个人负责固定工序;柔性产线上,机器不动,工人根据PAD上的指令和流程走动,照顾多个工序,可发挥空间增大。

  服装厂的主要设备是缝纫机,汉帛有1万台缝纫机,如果全部换成最新的数控缝纫机,需要投资1亿多元。她们选择改造老机,铺设网关网线,把缝纫机接入网络,再在缝纫机下安装传感器采集数据,缝纫机上安装PAD显示数据。改造费加运维费一台一年只需1600元,就可达到数控缝纫机的效果。

  协调工人柔性工作的是一台连接在缝纫机上的智能设备,设备显示屏呈现所有服装款式的生产指令、工序步骤

  “一年之内全变回来了。”高敏惊喜地发现,许多大品牌都在找柔性供应链,曾经流向东南亚的订单开始回流。

  因为柔性生产变革,2018年高敏受邀进入由全球6个核心供应商组成的H&M战略顾问团,此前汉帛与H&M合作27年,汉帛的管理层还从未进过这个顾问团。“比这更重要的是,可以和必要一起探索C2M2C模式。”高敏说。

  毕胜不喜欢被人称为电商,他认为必要商城是“人驱动生产的平台”。人就是消费者,他通过必要平台将需求传递给优质制造商,驱动他们柔性生产,制造商再把品质商品提供给消费者。

  “五年来,我们就做了一件事:把大牌品质用工厂价格对接给消费者”,毕胜说。

  从价格来看,必要商城上商品采用成本定价法,商品价格=BOM价格(原料、人工、工艺)+物流费+工厂毛利+平台扣点,其中,平台扣点为售价的2%到15%不等,商城上商品按用户评价排序,不搞竞价排名,工厂入驻成本不到大电商平台的四成。

  从品质上看,必要有两招。一是必要商城将每个品类的供应商控制在2家到3家,与天猫、京东等拥有上百万卖家的平台相比,必要供应商不需要费心促销,只须专心做好产品即可。

  二是与别的精品电商自建庞大的品控团队商品质量却屡屡失控不同,必要采取的是“管住两头,放开中间”的品控策略。一头是入口,入驻制造商必须满足56条标准,包括“必须服务过国际一线品牌”、“必须具有独立产品开发设计能力”等,任何一条不满足,就无法入驻必要商城;另一头是出口,即消费者,在必要上凡是差评率超过0.75%的商品,都会强制下架。

  放开中间,指的是将生产环节放给制造商。“我不可能比老钟(永强)更懂怎么做牛仔裤”,毕胜说,但必要可以跟工厂一起探索生产流程的优化,通过目标管理和自己研发的智能云制造系统,重构工厂和渠道的利益关系,促进工厂将线性管理精进为模块化管理,实现生产步骤的灵活跳跃和生产精度的提高。

  与江门宝发、丹阳视悦、杭州汉帛一样,200家曾长期隐藏在国际大牌身后、拥有优质制造能力的大型中国工厂,正被必要商城用C2M模式引发的一场柔性革命改变航道。必要的模式,不仅为制造企业提供了新的可能性,也为巨头林立的电商行业给出新的发展思路。

  C2M模式就是在工业互联网背景下蓬勃发展起来的。工业互联网的核心是将人、数据和机器连接起来,结合软件和大数据分析重构工业结构,为制造商和客户带来前所未有的解决方案。

 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,打造工业互联网,拓展智能+,为制造业转型升能赋能。据全球第二大市场研究机构初步统计 ,2018年全球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市场规模约为32.7亿美元,预计未来五年的平均增长率将超过33%。




相关阅读:新万博
 h